顾小清:职前信息科技教师培养方式

前 情 提 要 ✦

2022年5月7日,由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专业委员会主办,华东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术学系承办的义务教育信息科技课程标准在线公益解读暨双新推进研讨会在线上圆满举行。顾小清教授在《信息科技新课程的教师准备职前教师》报告中从双新的师资挑战、职前教师培养、学术共同体的助推三方面进行阐述,并对应TPACK框架和新课程标准,重点介绍了职前教师应具备的内容和教法知识,分享华东师范大学的经验举措。报告的最后,希望学术共同体能携手推进职前职后的一体化培养。

以下为该主题报告的视频回放,点击直接观看:【顾小清教授关于《信息科技新课程的教师准备职前教师》的报告-哔哩哔哩】 https://b23.tv/NY92f42

以下为报告全文👇

文字版

非常高兴直播平台的在线观众已经达到2万左右的规模,前面三位都是非常有深度的并直接领导义教的信息科技新课标研制工作的老师,对课标的解读应该是最为权威且深入的。我们今天研讨会的主题包括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对新课标的解读,另一部分在研讨会的标题中——“双新推进”,即新课标、新课程的有效实施,这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通过每一位教师及教育工作者的共同努力,才能够使得新课标的理念落到实处,成为未来学生培养的真正实践,进入课程教学当中。

对于双新推进来说,教师的准备,包括在职教师和职前教师的准备,是非常关键的。今天下午的四位省级教研员老师将会重点分享在职教师的准备,我的话题关注在职前教师。信息科技老师都是从大学里得到相关的专业训练后,再进入到职场中。每一位老师的教学的方式及所掌握的知识和能力,都是通过自己的学习所得,所以职前教师的培训也变得非常重要。我将研讨会的链接发给了系主任和学院院长,也邀请了师范大学中致力于教师培养的同事们共同来探讨:在职前教师培养阶段,如何来应对新课标的师资的挑战。因此,我今天简要针对以下三个话题来跟大家做分享。

话题一:双新的师资挑战

第一个话题是双新信息科技中新的课程、新的课标,对于信息科技教师群体意味着怎样的挑战。从新的课程方案来看,信息科技的课程覆盖三到八年级。从推进角度来谈,80年代邓小平同志指出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一直到20新课标颁布之前,虽然信息科技受到了非常高度的重视,但是始终没有成为国家课程,直到今年新课程标准的颁布,信息科技才真正纳入到国家课程当中,使得信息科技课程的定位终于尘埃落定。国家课程是一种法定的课程性质,所有学校都需要高质量地开足、开启国家课程,可见新课程为信息科技的地位做了非常权威的界定。

新课程、新课标的推进,是一个系统的工程,涉及到教材建设、资源建设、师资建设、评价落实及实验环节。其中,师资是一个非常关键、非常核心的一个任务。

如果放眼看如今信息科技师资的现状,能否在秋季学期新课程正式落实的时候,在师资上满足开启、开足国家课程的要求?国家课程计划方案中显示信息科技占总课时的1%-3%,如果跟其他课程所占的份额相比较,是什么样的师资现状?如果要真正落实这个课程,我们的师资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满足双新的推进,师资的缺口究竟如何?为此,我们可以对现在信息科技的师资情况进行估计。

如果按照教育部教师工作室任友群司长的介绍,目前基础教育的师资是1586万人,占专任教师总数86%,那么信息技术教师或者信息科技教师数在这一千多万教师群体当中大概占多少份额?如果按照信息科技课时占比1%-3%来估计,要满足开足、开启国家课程的要求,信息科技教师数预估要达到15至47万。

或许对于大家来说难以具体想象这个数字量,可以将其与数学教师的份额相比,信息科技教师总量大约占数学教师总量的1/5。另外,每年也会面临教师退休的情况,国家颁布的统计数值显示每年大概有20%的教师退休,其中信息科技教师占五万人。对于这个缺口的具体数值,目前还没有非常权威的统计数据,因为信息科技原来不是国家课程,这方面的相关研究尚且缺乏权威的统计数据。

因此我暂且以一个小范围的调研作为参考,这个调研是2019和2020年之间所做的。所调研的地区是东部地区的地级市,覆盖了全量义务教育学段的信息技术教师,693所学校数,一共获得920份数据,其中有效数据780份。在693所学校中有54所学校的信息科技教师超过了一人。从所获得调研的结果来看,令人吃惊的是这些教师的专业背景十分复杂多样,几乎覆盖了所有专业。

图中的720份有效的调查数据表明,信息科技教师的专业背景非常多样,几乎覆盖了所有的专业,甚至占比最高的是语文背景,计算机相关背景的教师占总量的12.9%。另外关于师资年龄的占比情况也可作为参考。

从这个局部调研中可以看到当前的信息科技教师的师资可能存在的问题。一是现在学校配备的信息科技教师人数的比重距离确保开足、开好国家课程的要求还有一定差距,现在还缺少非常完整的数据可得出这个差距有多大,但可以确定这个差距的确存在。

另外,信息科技教师的专业背景分散、复杂,其专业知识准备,包括知识和能力,可能离新课程的标准还有差距,具体差值有待进一步研究。此外,信息科技教师的年龄、资历、教学经验结构,离建设一支不断成长的师资队伍的要求也有一定差距。

从这个局部的调研中,可以管中窥豹地看到当前的信息科技教师队伍的情况,距离贯彻推进“双新”存在一定的差距,这个差距到底有多远?我们的专委会目前也在进行义教信息科技教师师资队伍现状的调研,既针对学校、区域的信息科技教师的管理部门,也针对职前在职的师资培训的一些部门。后续也希望在调研过程中得到包括今天参会的相关信息科技教育相关的一些老师和参与者的支持。

话题二:职前教师培养

在刚才管中窥豹中可以看到当前的教师队伍是急需获得增长的情况。教师来自于不同的渠道,现在已经从事信息科技教育的老师们,来源无外乎师范大学和综合性大学,师范大学中无外乎计算机相关背景以及教育技术学专业,综合性大学中也是多少跟计算机相关的专业。根据前面的调研情况可知,可能也有一些非计算机或者非信息科技相关的老师目前在从事信息科技,但是从职前培养来看,主要还是这三类职前培养单位。

同时,我们也会通过在职培训的渠道,在专业知识层面、教学法层面、评价方法、能力和总的设计方面,为在职的信息科技教师提供专业的培训,包括类似今天所开展的课标的解读,实际上也可以把它理解为对在职信息科技老师的理念方面的一种培养。当然我们更是希望能够通过一体化的培训的方式去提升、补充信息科技教师队伍,这是师资培养的几种主要方式。

不管哪一种师资培养方式,实际上都是希望为信息科技教师准备所需要的专业知识。按照现在使用比较多的框架来看,涉及到所要教的内容的知识,也就是说,如果教的内容是信息科技,那作为教师,知识准备中必须要有信息科技类。专业知识作为知识准备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我们称其为内容知识。另外一个部分是知道如何去教这些内容的教法知识,这在教师准备当中也是非常关键。第三个部分是在信息化的今天,在信息技术环境无所不在的今天,就像今天这个会议采用的是线上的方式,而对于今天的教育环境来说,技术也无所不在,因此老师们需要知道如何利用技术进行教学。技术教学知识,或者叫做技术整合的教学知识,对于教师的准备来说,包括了内容知识、教法知识和技术教学知识,或者叫做技术整合知识。

对应信息科技的课程要求、课程标准,可以看到信息科技课程要培养的学生的核心素养,其中包括信息意识、计算思维、数字化学习与创新、信息社会责任,先前标准研制组的老师已经介绍得非常详细,我不再赘述。

对于信息科技课程内容来说,刚才李峰老师对六大主题也介绍得非常详细,我也不再赘述。从教师准备这个角度来看,对于信息科技老师来说,在内容知识方面需要能够对这六大主题的内容有充分的把握,就像有一句话所说的,要想给学生一碗水,自己要有一桶水,即指内容知识的扎实准备。

另外,怎么样去教这些内容,教法知识也需要扎实的准备。现在高义教阶段的新课标已经实施有两年多的时间,高中的素养在描述上和义教是类似的,而内容主题上稍微有些差异,高中有数据算法、新系统和新社会的内容,实际上也是对教师准备提出了内容知识和教法知识方面的要求。

那么从对标课标来说,内容知识、教法知识方面的职前教师的准备,目前是什么状态,或者是在职前的师范大学里面,到底是哪一些学科或者是专业在为教师的教学知识和内容知识做相应的准备,也就是说到底是哪一些专业在培养职前教师呢?同样还没有一个非常全面的调研,但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也在2020年末做过一个小范围的调研,暂且把它叫做非正式调研,我们调研有58所高校,包括在2020年排名前50的师范大学,以及设置教育技术学专业的部属院校。

在所有的58所被调研的高校当中,有55所具有中小学信息科技教师培养计划,即在所调研的高校当中,55所高校是把培养中小学信息科技教师作为职前教师培养的主要任务。从图中可以看到中小学信息科技教师培养的所属专业,在这55所高校当中,其中20所是由教育技术学专业来培养,4所是由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来进行培养,还有31所这两个专业都有,这样一个非正式的调研结果也让我们拥有更进一步的使命感。

针对职前、义教信息科技师资的需求,会认为教育技术学专业承担了非常大的培养新科技教师的责任,接下来,我想以华东师范大学为例,介绍在职前信息科技教师培养方面我们所做的一系列工作。华东师大的教育技术学专业既关注信息科技新技术的应用,也关注信息科技的课程与教学,而职前信息科技教师的培养,实际上是这个图中所列举的信息技术或者信息科技的课程和教学。我们的培养规格是从本科到硕士,一直到博士,三个不同的学段均有涉及。同时也关注新技术、新技术应用,即传统教育技术的研究内容。

从信息科技教师培养的角度来说,我们两块都关注。我重点围绕信息科技教师培养方面来介绍一下我们的一些传统,以及目前的工作。从邓小平同志提出“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之后,全国教育部在北京和上海分别成立了全国中小学计算机教育研究中心,华师大就是其中的上海分中心。

后来,这个中心的研究工作逐渐转移到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专委会,我们现在也是这个专委会的理事长单位,一直非常关注信息技术教育和今天的信息科技教育,以及相关的师资的培养。另外,关于高中的课标和义教的课标,很多华东师大的老师,包括现在在教师司任职的任司长,刚才李锋教授和其他几个教授,均是课标组的核心的成员。

另外作为上海市立德树人信息科技教育基地,我们也承担了信息科技教育管理的一系列工作。另外,我们去年也推出了中小学人工智能课程的开发标准。目前,在新的义教阶段的中小学跨学科课程设计方面,我们也拍摄了系列的相关课程和培训。这是我们在信息科技核心技术课程教学方面,所做的一系列的工作。

对于学生培养来说,在本科阶段,随着高中新课标的发布,我们关注到对于教育技术学的本科生来说,要能够承担高中信息技术课程的教学,在内容知识的知识准备方面,教法知识的知识准备方面,还具有一定差距。为了弥补这个差距,我们在2019年采取了一个举措:开设教育技术学专业和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双学位。目的是既提升学生的教法方面的知识储备,更提升学生在信息技术相关的专业知识方面的知识储备。这个本科专业现已开设了两年,通过这两年的本科专业的设置,在职前教师的知识准备方面做了学生培养方面的相应的工作。

我们的目前的培养方案上对标高中课标和义教课标,通过这张图可以看到对标高中课标,在学生的知识准备方面的每个模块,我们的培养方案中都有开设有相应的课程来为学生做好内容知识方面的准备。对标义教的标准,同样在六个主题方面,我们也开设有相应的课程。在我们开展学生培养的过程中,课标也在逐步推出,会有针对课标要求的征求意见稿,我们会在培养方案上做一些新的内容、新的课程方案的补充,所以对标义教的课程方案,我们的培养方案当中也都设置有相应的课程,这些课程也是为了能够为教师的内容知识做好相应的准备。

在内容知识的准备之外,对于之前的教师来说,进入学校后所采用的教学方法实际上很大程度上受其自身教育的影响,即该老师在自己做学生的时候所体验到的教学的方法会影响到自己作为老师的时候所采用的教学方法,这个影响非常巨大。因此在我们的培养过程中,力图将教法知识渗透到培养过程当中去,就像标题中所说,试图以项目和实践的方式来渗透教法知识。

教学不是单纯地去讲教法应该怎么讲,而是让学生在学的过程中体验到教法是如何,通过这样的方法去掌握教法知识。我们用这个图来呈现我们的培养方式,可以把它叫做一种三足鼎力的态势。我们系设计有对标课标的课程模块,这个课标里面的课程能够完全对标高中和义教的标准所提出的一些课程教学的要求。

同时,我们通过实验室、学生社团,让学生能够有充分的机会参与到项目、社团当中,参与到这个创新的项目当中去,通过在实验和社团的渗透来体验创新的教法,在体验的过程中去掌握信息科技的一些教法,为信息科技的教法做好十足的准备,所以我们试图来体现一种知行合一的教法知识的准备。

同时,在教师的知识谱系当中,还涉及如何在当今技术无所不在的环境中,充分利用技术的一些可能性去开展创新的教学。就像刚才课标组老师所说,我们要让学生通过大主题、大概念,在项目的实践过程当中去体验、学习,那么这个技术的整合、融合,也是需要在职前教师的教法储备方面来做好准备。

这个技术整合知识的模块充分体现在我们本科生在这个课程教学的过程中,采用的一系列创新的方法,大家从这个图中所看到的就是我们自身的教学,不能只是给别人培训时讲一些如何利用新技术去创新教学的方法,而是要从我做起、知行合一,在自己的教学当中去落实实践示范技术创新的学习的方法,比如这个教学方法是充分利用信息技术去实现大主题、大概念的教学、项目的学习、跨学科的教学、线上线下融合的教学、自信的教学等,通过这样一种知行合一的方式去培养学生的技术整合的能力。

我们很多课程都会采用跨学科整合、项目引领的方式,并设计有一系列的创新的活动,通过这种情景引领的方式,为学生学习专业知识提供结合现实需求的情景,再通过活动引领、学科综合的方式、利用信息技术去创新、开展研究的方式来进行教学。这样的教学不仅仅是在讲信息科技应该如何去变革我们的教学,还是通过课程教学去示范信息技术教师应该如何来创新教学。

通过这样过程让学生能够有信息技术整合教学的一种学习的经历和体会,使得他自己作为教师后,更能够去将这些创新的教学方式融会贯通,或者是落实到自身的这个教学过程当中。也就是这里所提到的,在教学过程当中充分地利用各种项目学习的方式、跨学科设计、跨学科的内容、提供学生立体化的学习环境、采用解决问题等深度学习的评价方式,来开展教学。

话题三:学术共同体的共同助力

刚才是以华东师大的职前信息科技教师培养方案为例介绍职前教师的满足信息科技新标准的培养方案,需要在教师的内容知识方面、教学知识方面以及技术整合的教学方面有系统化的设计。同时,作为职前教师的培养、推进双新的其中一项工作,它也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需要我们从事信息科技相关的教育者的共同努力,其中也包括了学术共同体的共同努力,来推进教师的准备,包括职前和职后的教师的准备。

现在有很多学术共同体非常关心信息科技教育,刚才熊老师介绍的时候也提到电子学会和人工智能教育学会等等。今天的活动是中国教育学会中小学教育新技术教育教育专委会组织的,我们专委会也承担着推进双新的重要使命和责任。在中国教育学会的领导之下,目前也在通过如“领航计划”这样的在职教师培训方式推进双新的教师的能力准备。在推进的过程当中,我们非常希望能够看到所有对教师准备感兴趣的、所有的学术共同体,都能关心我们职前职后的教师培养,包括这里列举出来的所有的学会,他们都通过不同的渠道、使用各自不同的方式来推进职前职后教师的培训。

作为专委会,我们非常期待和呼吁所有的学术共同体共同关注教师的培养。这里列举了专委会一系列面向教师的相关活动,一个是刚才提到的领航计划,是面向在职教师的一种专项的培训,目前高中阶段领航计划已经在三个省顺利开展,今后也会很快覆盖到义教阶段。另外,作为双新的推进资源,如果有非常优质的配套资源,对教师开展新课程的教学意味着非常重要的保障。专委会已经是第三年通过案例征集的方式来遴选优质的教师教学案例,收集和整理能够为我们的教师教学提供支撑的优秀的案例。已经遴选出来的案例会被加工组织成为教师培养案例资源库。

在今天的解读和研讨会之后我们会组织后续的、系列的深入解读,对于新课标的理解、新课程如何进行教材的设计、如何将理念落实到实际的课程方面,还有非常多的问题急需讨论。因此我们也会联合其他共同体开展系列的深度解读。另外,我们也会以联盟为载体,开展系列的工作坊,针对具体的问题来开展深度的研讨。

这是今年5月1号开始的案例征集活动,在这里也呼吁、邀请今天在线的各位老师,积极参与今年的案例的遴选活动,扫码即可直接进入报名链接。

这个案例征集活动也是由专委会组织。

每年所遴选出来的优质案例,我们会将其加工成为供所有的老师使用的案例资源库。做一个新的课程对于我们很多的老师来说,需要非常优质的资源提供参考。

我今天的话题是职前教师培养,假如在线的参会者有教育技术学相关专业的系主任和相关老师,也请共同关注义教的信息科技教师的培养。从刚才所介绍的内容来看,教育技术学专业和其他的专业,为义教课标的有效实施,在职前师资方面承担着非常大的责任。也希望能够借此呼吁职前培养的单位,共同来开展职前教师的培养,同时,携手进行职前职后一体化教师的培养。

后续我们会针对课标开展系列的深度解读,大家可以关注公众号,后续该系列的深度解读也会陆续推出。

最后发布一个大规模调研的公告,现在对于目前义务教育阶段信息科技的师资情况还缺乏足够的数据来体现,只有一些碎片化的、小范围的调研结果,因此我们现在也在着手准备开展大规模的调研工作。如果顺利的话,两周之后会推出这个大规模的调研,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调研,能够将目前的义教师资情况好好地把把脉,也为我们更好地推进“双新”提供有效的依据。

供稿:王新颖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