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5G、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等数字技术的革新进步,人类的学习生活方式得以彰显出强大的变革潜力。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要推进教育数字化,建设全民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学习型大国,这预示着我国将进一步发展面向全社会的智慧教育平台,以数字化为杠杆撬动学校和社会的整体变革。作为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战略任务,教育数字化已经在建设教学资源、服务师生发展等方面取得成效,未来纵深推进教育数字化转型不仅需要在技术层面明确其治理标准,更要系统性地应对教育数字化转型在优化教育生态、升级教育方式、改进师生关系等实践层面的新问题,坚持将教育数字化转型作为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行动方略。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理论探索

01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概念内涵

教育数字化转型是指将数字技术融入人类教育领域并且从根本上转变其结构形态、运行模式、行为观念的变化过程,是数字技术与教育活动整合后的教育信息化的高阶形式。

 

教育领域的数字化转型虽然与经济、环境等其他领域拥有共同技术基础,但是由于教育的目的、重点、过程以及对数字技术的需求具有特殊性,表现出以下特点:第一,以促进师生发展为转型目标,而非为了获取投资或是开发绿色技术;第二,数字技术使用以维护教育规范和保护学习者隐私为基准,而非增加经济收益或是提高资源利用率;第三,以知识管理和学习活动为运行单位,而非基于营利性或节能性的工作项目。

02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意义价值

  • 满足个性化教育需求。

  • 助力推进教育公平。

  • 探索教育结构现代化。

  • 实现教育高质量发展。

  • 构筑人类命运共同体。

 

总体而言,教育数字化转型有助于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新的贡献,发挥教育在中国式现代化进程中的基础性、战略性支撑作用。

我国教育数字化转型的现实逻辑

从现实逻辑来看,教育数字化转型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果,是数字中国的建设需要、人才培养的实施路径,但要想真正实现数字化与教育的深度融合,依然需要着力应对数字环境创设、数字素养提升、国家标准研制、组织制度创新等多方面挑战。

01 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战略定位

  • 教育数字化转型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果。

  • 教育数字化转型是数字中国建设的现实需要。

  • 教育数字化转型是未来人才培养的必然路径。

02 我国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时代挑战

  • 需要营造可支持泛在学习的数字环境。

  • 需要提升不同教育主体的数字素养。

  • 需要使数字平台和国家标准相互适应。

  • 需要创新教育数字化转型的组织制度。

我国教育数字化转型的典型应用场景

尽管教育数字化转型面临众多现实挑战,但数字技术已在教育领域得到一定程度的应用并且形成了可深度推广的典型场景。对现有创新性、示范性的典型应用场景进行介绍,可以为教育数字化转型向纵深发展提供建设案例。

01 国家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

国家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为学生居家学习、教师线上教学、毕业生就业指导等环节提供了更加专业化、精品化、体系化的资源,有效解决了过去教育资源分散、数据获取困难、平台管理失范等问题,将教育资源的静态势能转化为教育改革的发展动能,显现出“资源共享共融、平台互联互通”的数字化转型优势。

02 基于虚拟技术的沉浸式学习

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简称VR)技术为教育教学情景的设计和实施提供了全新的平台和手段,可以帮助师生身临可感知的交互式学习情境并获得沉浸式的学习体验。

03 可实现终身学习的学分银行

学分银行是以学分为度量单位,对各级各类学习成果进行存储、认证、积累、转换的学习管理模式。2021年发布的《中国学分银行建设进展调查报告》显示,我国学分银行建设正呈现数量持续增长、类型不断丰富、功能不断完善的发展趋势,未来将有望构建出实践成果多元、服务终身学习的学分银行体系。

04 提供综合服务的智慧图书馆

国家“十四五”规划明确将构建智慧图书馆作为加快数字社会建设步伐的重要内容。目前,基于网络通信技术的数字图书馆已经实现了文献资源的跨库检索与智能获取,而数字化转型背景下的智慧图书馆将进一步融合人文智慧,通过智能感知技术为用户提供更加泛在化、便捷化、集成化的综合服务,以满足用户在不同情境下对信息资源的个性化需求。

05 使师生幸福完整的数码社区

以“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为理想的新教育实验在21世纪诞生之初就将“建设数码社区”作为重要行动之一,强调通过加强学校内外网络资源的整合、建设学习型的网络社区,让师生借助信息技术进行学习和交流,在操作和实践中得到信息意识和信息应用能力的培养。

我国教育数字化转型的治理路径

01 均衡教育资源,坚持教育数字化公益属性

作为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支撑和动力引擎,教育数字化所创建的人人可参与的、线上线下相融通的数字化环境应该为所有学习者提供丰富的教育资源,但是对于贫困地区、生活困难家庭来说,获取以及使用课程资源的高昂费用仍然是学习的拦路虎。因此,应该坚持教育数字化的公益属性以推动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

02 推进简政放权,释放教育数字化转型活力

数字化转型背景下的教育改革深化应以简政放权为前提、以教育治理现代化为抓手、以释放教育数字化转型活力为目标。

03 坚持依法治教,提供教育数字化法制保障

我国的教育数字化转型仍处于起步阶段,对于如何应对教育数字化问题尚缺乏法律依据,因此,应加快树立公民法治观念并健全教育数字化法律法规体系,使我国教育数字化步入制度化、规范化、法制化轨道。

04 深化校企合作,加快教育数字化创新应用

高校与企业合作致力于打造产教融合、协同育人的生态链,这既是加速教育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手段,也是提升教育数字化服务水平的基本方向。

综上,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要推进教育数字化,建设全民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学习型大国,这显示出教育数字化转型对于满足个性化教育需求、助力推进教育公平、探索教育结构现代化、实现教育高质量发展、构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义价值。在现实逻辑上,教育数字化转型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果,是数字中国的建设需要、人才培养的实施路径,但其过程依然面临着数字环境创设、数字素养提升、国家标准研制、组织制度创新等多方面挑战。在推广应用国家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沉浸式学习环境以及学分银行、智慧图书馆、数码社区等典型场景的基础上,未来应着力通过均衡教育资源、推进简政放权、坚持依法治教、深化校企合作等治理路径使教育数字化转型向纵深发展,力求在坚持教育数字化公益属性的同时释放转型活力、提供法制保障、加快创新应用。

参考文献

[1]朱永新,杨帆.我国教育数字化转型的现实逻辑、应用场景与治理路径[J].中国电化教育,2023,No.432(01):1-7+24.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